跟老公說周日想去賞油桐花,北部的油桐花開較晚,現在正是時節,是名副其實的五月雪。以前曾經去土城山上賞花,現在多了不會走路的小人兒,想要充滿情調漫步在山林間享受花雨,除非是有不怕熱不怕累的決心,否則是不可能達成願望。

老公說要帶我去三峽賞花,我半信半疑,去三峽就不用走歩道爬山嗎,三峽哪裡有賞油桐花的景點呢(其實三峽和土城是連在一起的)。

結果原來也是只能遠望山邊的白景。

我們從新店上北二高到三峽,先是在三峽祖師廟附近(菜市場祖師廟和老街都在一塊兒)採買可以現吃的食物,以及吉吉可以吃的食物,接著就往三峽的山邊開去。我們走的是通往新店的山路(三峽有另外一邊著名的遊憩山區與桃園復興鄉鄰接),一路上,山邊都是團團的五月雪,入山沒多久,我終於一解多年的疑惑。曾經住在新店十年,但是那些只在新店客運車牌上看過的終點站名(其實是社區名稱)對我來說卻始終是謎,我終於知道這些美妙地名,什麼錦繡山莊、黎明清境、綠野香坡、玫瑰中國城等等,原來是在這麼邊陲的山區裡,原來我的朋友到三峽可能比到我家還要近。

言歸正傳,老公在山裡一路開,又一路經過有人煙的社區,又,居然開回了碧潭(新店),那,我到底要在哪裡看花吃東西呀。

忍著滿腹疑雲,車子又往新店山上繼續行駛,原來我們要去烏來山上賞花。

可是老公下車去買咖啡時,我才發現我們走的是北宜路(新店北宜路全長有三段,後接北宜公路),不是新烏路(顧名思義是新店到烏來),那,我們到底是要去哪哩呢。

沿著北宜路一直開,老公開始聊起北宜公路的辛酸史。在北部濱海公路還沒通車以前,北宜公路每天都是絡繹不絕的熱鬧景象,因為這是台北通往宜蘭的唯一聯絡道路,長途客運總是班班客滿,濱海公路開通以後,車流因此分散,減少了許多。再輪到那雪山隧道完工,北宜公路的命運不僅是雪上加霜,可以說是人煙車煙稀少到了極點,那路途上所必經的坪林鄉,也面臨物換星移的沒落景象。

對啦,我們最後就是去了坪林。在山上的制高點休息,那裡有行動咖啡館和現炒的山產野菜,後來還走叉路去一處茶園村落,然後又走回北宜到坪林的親水吊橋附近散步。

整條北宜公路看似走向衰落了,可是我以為,其實北宜公路走向了另一種新的生命,那就是樂活。

排放廢氣的車流離開了,取而代之的是熙來攘往的單車身影,雖然重機車也不少,但是北宜公路彷彿蛻變成為一條休閒遊憩公路。

坪林是翡翠水庫的上游水源保護區之一,到處都是護魚的標語。

往昔夏日就有許多來此處戲水垂釣,甚至露營的遊客。

現在又增添了新的旅遊方式,只不過要如何將這種遊憩形式所帶來的人潮轉變成坪林的經濟收入,那便是當地居民和政府單位的智慧了。

最後,我發現,老公其實也是最早期的北宜單車客之一,他的想當年,曾經搭客運三小時到宜蘭,也曾經,騎腳踏車一整天到宜蘭。

 

anneanit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